月語翠嵐

[腦洞]莉莉,貝殼,板教授(1)

阪教授,能花點時間聽我講家裡的事嗎。

當然可以,親愛的同學。


(30分鐘不間斷的抱怨之後)

親愛的同學,難道你沒注意到你剛剛說的--你成為父母預定行程的附屬物,全都是父母的錯--你真的這樣認為?

......不是他們,難道是我的錯?難道你要說,是我天生賤骨頭,依賴成性嗎?

別生氣,你描述的情況的確很嚴重,至少讓我先確定你真正的想法。

好吧,大概,只是有一點點。我氣她把我晾著,晾個沒完沒了;至少這一點是事實。

她不是故意的,你很清楚。

她當然不是故意的,就是這樣才叫我發火。

事後你有告訴她你生氣的點在哪裡嗎?

有,你看聊天內容(秀手機)......我覺得她要嘛就在迴避,要嘛就根本沒看懂。

同學,我們都是成年人了,家人怎樣對待你,不能、也不應該決定你成為怎麼樣的人。

我可沒跟她抱怨「都是你把我變成無法融入社會的怪胎」,這太蠢了。

但你一直都是這樣想,而且以前你也跟你媽說過。

有嗎......呃,真的有。

所以你生氣的點不完全是你跟你媽說的那樣,你更多是在氣自己,「為什麼我無法拒絕?」「為什麼我沒有提出自己的想法和要求?」

......

你看見了失去主心骨的自己,為自己可悲的樣子感到憤怒。這很正常,親愛的同學。我不會說什麼「人要先學會尊重自己,別人才會尊重你」之類的大廢話,但如果你能先把握好自己的時間表和需求......

那樣就太強硬了,那個跟我媽同居的渾蛋說我只關心自己。我大姊也那樣說。

我是說你掌握好自己的需求後要加入討論--

他們不跟我討論,就像我是透明人。

先告訴你媽你在忙什麼,聽到她跟別人在討論接下來的行程,不管當下插嘴也好,稍後再問也好,搞清楚她的打算,然後也把你的打算告訴她。好好商量,好好溝通,如果你媽不肯把你想去的地方、想做的事考慮進去,你就擺出非要介入行程討論的態度來,不停插嘴,直到他們肯回答你。該強硬的時候就要強硬,不是說要堅持照你的想法走,而是要堅持溝通。

......好吧,我再回去想一想。


(綁著馬尾的女孩剛從前門離開,貝殼馬上從後門繞進來)

阪教授,她姓蘇。你再叫她「親愛的同學」,下次她可能會直接翻白眼給你看。

啊,貝殼。其實你直接進來沒關係,我想蘇同學不會介意的。

就算私下很熟,也要給人家留點面子。網路上的粉絲要是知道阪教授這樣做個人輔導,大概都要幻滅了......你怎麼就沒想過,為什麼小蘇不到你的討論區去問,非要來這裡跟你亂七八糟的抱怨?......冷氣太冷了能關一下嗎。

(抽出遙控器調高溫度)......說說看吧,為什麼。

小蘇身心俱疲了,板教授。這種人最不需要的就是把責任堆到她身上,告訴她「其實你這個地方、那個地方再多努力一下,就可以做得更好」。我們都聽她抱怨過很多次,卻愛莫能助;也只好繼續聽下去。

如果她不跨出屬於她的那一步,她的疲勞只會再繼續累積。

這就是我今天想跟板教授討論的主題,「修行主義何時才是個盡頭?」(掏論文)上禮拜三回家後我至少找了三篇有關的論文,心得夾在後面,板教授可以先看一下。

你果然很討厭修行主義。但是貝殼,你說了你愛莫能助--所以我們親愛的蘇同學除了自立自強、自我提升之外,她還能怎麼辦?等著崩潰嗎?

......

怎麼不說話了。

板教授,小蘇是在向你求助。她不需要我們描述她真實的模樣,或者給她改善的建議;不要覺得你比她還懂她的絕望有多深,或者沒那麼深。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是毀滅性的,她不是不想溝通或拒絕溝通,她是從自己裡面找不到可以拿出來跟別人溝通的東西--你都能說出她失去了主心骨,為什麼看不出一個連自我存在意義與核心價值都被破壞殆盡的人,什麼都說不出來,只能夠保持沉默?

......

抱歉,我講得也太尖銳了。

還是來看論文吧。

好。

评论
热度(1)

月語翠嵐

wow台服憤怒使者聯盟狼人一隻,笨笨小戒牧,聖螳控,目前afk中
自創巨坑"靖雯故事集"目前停擺中
近期試圖重新規劃幾個blog
近年三次元連續遭受重大挫折,故闢此處為自我分析&噴黑水&重建信仰用地

© 月語翠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