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語翠嵐

(1)
施洗約翰被聖靈充滿
要使許多以色列人回轉
歸於主他們的神
叫為父的心轉向兒女
叫悖逆的人轉從義人的智慧
又為主預備合用的百姓

(2)
生命最大的問題
不是房間整理不完
也不是所有願望都停擺腐壞
而是道德與靈性上的病態

(3)
這相信的女子是有福的
因為主對她所說的話都要應驗

Matt的告解讓我有些感觸
明天來整理截圖

月在井宿。

今日,月在畢宿。
今天星期三,水曜日,傳統說法上值宿應該是參宿。然而月亮不管這些。
《詩經‧爾雅‧漸漸之石》:「月離於畢,俾滂沱矣。」據說滿月在畢宿時,正是古代中原的雨季。
武人東征,旅途艱困,將煩悶舒而歌之,未嘗不是一種解套的辦法。

我不懂啊,這樣是要我做什麼。
家都已經毀了還能做什麼。

2016年。

大年初一,隨家人至白沙灣看海。C叔提及從前一片閃亮亮貝殼沙構成的白沙灣,惋惜如今只見土黃泥沙,偶有垃圾零星散佈,昔時灘景再不復見。
我們聽著海濤一波波襲來,欣賞水與天乾淨的顏色。不遠處有情侶赤足行走,兩人腳下踩著鍍金的水,漫過灘上淺淺兩行印跡。
我記錄所看到的樹木,木麻黃、小葉南洋杉,以及一種葉呈心形,當下始終查不到名字的樹......
思考著,為何旅踏台灣各處風景名勝,能看到的樹木花草永遠是那麼幾樣?莫非是苗圃業者的陰謀?
柏油路和建設不當的步道切割山林,切割原本連綿不斷的丘陵和原野,將真實的荒野孤立成一個個小島,再混入人工栽植的「綠美化植栽」,形成虛假如畫的「風景區」。過多的車流量...

一整天,想了很多怪招。
塗塗寫寫畫了又畫。
不想重回原點,但又不得不重回原點。
大腦永遠在跟自己抗議和爭執...
釐清過去,把握現在,才可能規劃未來。

生命河的水能使我重得安舒
天父寶座前湧流的江河能叫我重新生長
我要浸泡在神的愛中
因為我是主從沙漠帶回來的地衣----沙漠的玫瑰

好久好久以前,
有一對王子和公主,
他們相知相遇在大海上,
在波浪環繞的冒險航道上。

他們有好多同伴,
他們有無數朋友,
船隻往來,酒杯叮噹響,
無數的財富進帳,
無數珠寶戴在公主的秀髮上。

魔王在深夜突襲,
攻擊王子的船隊,
燒毀王子和公主經營多年的船隊。
船醫葬身火海;
音樂家雙手被輾碎,
血肉模糊。
劍士英勇奮戰,壯烈成仁去;
航海士抱緊了羅盤與日誌,
流亡到遠方,
流亡到遙遠的他鄉。

公主被擄走,
關在魔王的城堡中。
魔王的手下聚集起來虐待她;
魔王讓怪獸圍在公主身邊嘲笑她。
公主的首飾被奪走;
王子親自套在她手上的戒指被魔王搶走。
魔王厭惡人類的臉,
命令手下給公主整容,
公主的臉頰被妖物劃傷,
公主的美貌再不復返。
粗糙的鱗片...

禮拜天教會主日講道的某張投影片。
一些隨想。

我一直想談論教會所教育我們的,有關個人靈修生活中,實際碰到的各種艱巨挑戰。想要談論那些可能根本沒有普遍、通用的答案,因而在痛苦的思索中,一個現階段尚稱實用的階段性想法。

內在的衝突可以是毀滅性的,但也能激發無與倫比的創造力,就像遊戲王arcv中搖擺召喚所呈現的那樣。而其關鍵,就在於承受苦難的意願——以十字架為象徵。

月語翠嵐

wow台服憤怒使者聯盟狼人一隻,笨笨小戒牧,聖螳控,目前afk中
自創巨坑"靖雯故事集"目前停擺中
近期試圖重新規劃幾個blog
近年三次元連續遭受重大挫折,故闢此處為自我分析&噴黑水&重建信仰用地

© 月語翠嵐 | Powered by LOFTER